out of medicine

[尤里中心|微维勇]闰年 01


角色严重走形,习俗纯瞎编ヾ(@⌒ー⌒@)ノ


01、

他怎么可能忘了维克多。

他趴在雪坡上,远远地朝南边一瞥,立刻认出来那个雪地里也银晃晃的脑袋,白色的绒毛料裹在那个人身上,是一只名符其实的雪狐狸。

“喂喂,雅可夫,那个是维克多吗?”

“唔……没错,正是他啊,居然挑在这时候回来了。”

“可恶!为什么都没人告诉我那家伙会回来啊!我的课业还没完成!”

“原来每次给你布置课业的时候那么兴奋是为了好向维克多夸耀吗你小子……嘿,等等!”

来不及了,着急的家伙不顾一堆沉甸甸行装绑在背后摇得咣当响,大步朝坡...

一月一个小段子

再看一遍自己觉得好温馨啊(哪里?)写不下去到这里就差不多

2016.9


惯例是,每次要外出踩点的时候,他们就会约在附近的饮品店见面,今天小黑到得比较早,他付了钱,给自己和小茉莉一人点一杯绿茶。

他一米九的大男人,往茶水里加太多糖会显得很娘炮,于是自己的奶茶放在一边,求着小茉莉把多糖的那杯拿来尝一尝,小茉莉当然不答应,还用尖尖嗓音笑话他,看他尴尬吃瘪的脸尤为高兴,让身边几桌客人也侧目。

不要闹了,让我喝一口!

这杯是我的,你不能和我抢……让阿红给你买新的啊。

阿红没来啦,肯定昨晚出去乱搞,九点了还不来,老总不扣他工钱才怪。

他应该不会吧。

他晚上有和你在一起吗?

没啊,我干...

[洛克李&日向宁次]相机魔法

编不出东西,所以乱搞,感觉白眼会对亮度灰度对比度分辨率空间关系很敏感才对,为什么要姓日向不姓光仪呢?姓镜头也OK呀

0、上集回顾
这当然都不是真的。
就算你与我与你的同伴们都知道某些人的名字样貌身高体重三围喜欢的女生类型生于哪年卒于何月,我们依然承认某些人和某些行为是不真实的。
就算是看上去权威十足并能够刊登在正规出版物上的那些描述,你也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与是否卒于十八岁或者刮眉毛要报废几块刀片都无关,咱们就是知道。
重复一遍,与是否卒于十八岁或者刮眉毛要报废几块刀片都无关。

碰巧的是,故事主角之一正好卒于十八岁的一日傍晚。
干燥的夏季,提前结束训练回家的日向宁次与同伴走在街上,忽然雷电击向树干,树身倒向...

想法和现实之间差距有这—————————————么大!

想了六个蛆蛆X咯咯的梗,觉得画出来肯定很带感。

………………但是我只会画火柴人_(:з」∠)_

我要练习画蛆蛆和咯咯!各种各样的蛆蛆和咯咯!

虽然讨厌他的喜欢他的都有,但还是真的蛮在意邹纵天这个角色,真是坏得不剩下一丝好,偏偏又一身人味,个人总觉得邹纵天算是兵燹的内心深处一个照影,这两人加一块是真正的痴无明,而且一个可怕可恼一个可怕可爱,蛮特别的组合。

-----------------------------------------------------

暂时只有一个设定……

【封灵镇第七届地下艺术节·暴民集会】

  1. 炎熇兵燹:地下乐队鼓手,是副业,主业是挑事...

【燕羽】将倾

这个算贺文吗算贺文吧?算吧!嘿嘿=w=嘿嘿嘿嘿上个月就在想的梗,终于有动力搞一搞XD虽然文力不足,不过我的爱很足啦………………燕羽520~_(=w=)」∠)_

-----------------------------------------------------------

1、原作背景末世梗,野人羽幽灵燕嘿嘿嘿

2、珠遗公主去世十八年是我乱编,因为原剧里好像没说是多久以前(至少不是燕归人说的所以我不记得)……就用蝶月的十八年好了!(乱来


【燕羽】将倾


一、


他很清楚的是:这儿比祇牙国的冬天还要冷十倍。尽管没有风暴没有雪,只有冰凉...

和火光一起总是很好看~

【冰之魔】每天一个小段子

黑区太太表示儿大不由娘,心内忧桑


5.2

……

最初是如何诞生的呢?

大概是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搅动了一下,仅仅是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黑暗里产生一阵细微波动,空间里发生一段极小扭曲―——然后某个生灵被造就。

说是生灵,其实更像精怪一类的物事,不过这只精怪要特别些,因为诞生于纯粹黑暗之中,故而自身带有极度的黑暗特征,其余妖魔只消瞧一眼便承受不住他的威慑之力。

这样,他被一众妖魔称为黑皇,也顺理成章成为统治西方魔物的首领。

这只魔物更多的特殊在于他打诞生起就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是黑区,"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向某个魔介绍自己,虽然那个魔并没有理睬他,"你的...

【阿布罗狄中心】当狄奥涅还年轻时

在希腊在瑞典在格陵兰

OOC,装13不成,的小段子们

1、


斯德哥尔摩永日的街道上总有许多游荡的鬼魂。他们顶着一头与阳光一样刺目的、令人疲倦的金发,好像一群衣冠楚楚的黄金羊;永恒的太阳在天上,他们便在大地上依着自己的固定轨道,忠诚地反射阳光。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一样。至少Dite的母亲是与众不同的。她的长发虽是金色,却漂浮着一层昏暗光泽,好似乌金在亮处发光,美丽但从不柔和。当Dite还只会爬行之时,夫人总守在他身旁,靓丽的长发缠在腰上,磨蹭着Dite的脚底——它们的质感也像金属一样,冰凉滑溜。每当永日的阳光打扰他睡眠,夫人便抱起胖小身躯,轻轻拍抚,温热手掌贴上幼儿肌肤时,那是令双...

喜欢第一张~但是糊了(是从来没拍清楚过

本来想让这小子抬头看镜头的,技术不够,边上还有两只咪咪咪咪咪等着我让开把地方还给他们,只好等下次出太阳再来=w=

(这小子真的……好严肃…………拍得我自己都心虚……………………然后道歉说对不起我会好好磨练手机摄影水平_(:з」∠)_

© 三年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