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想了六个蛆蛆X咯咯的梗,觉得画出来肯定很带感。

………………但是我只会画火柴人_(:з」∠)_

我要练习画蛆蛆和咯咯!各种各样的蛆蛆和咯咯!

虽然讨厌他的喜欢他的都有,但还是真的蛮在意邹纵天这个角色,真是坏得不剩下一丝好,偏偏又一身人味,个人总觉得邹纵天算是兵燹的内心深处一个照影,这两人加一块是真正的痴无明,而且一个可怕可恼一个可怕可爱,蛮特别的组合。

-----------------------------------------------------

暂时只有一个设定……

【封灵镇第七届地下艺术节·暴民集会】

  1. 炎熇兵燹:地下乐队鼓手,是副业,主业是挑事...

【燕羽】将倾

这个算贺文吗算贺文吧?算吧!嘿嘿=w=嘿嘿嘿嘿上个月就在想的梗,终于有动力搞一搞XD虽然文力不足,不过我的爱很足啦………………燕羽520~_(=w=)」∠)_

-----------------------------------------------------------

1、原作背景末世梗,野人羽幽灵燕嘿嘿嘿

2、珠遗公主去世十八年是我乱编,因为原剧里好像没说是多久以前(至少不是燕归人说的所以我不记得)……就用蝶月的十八年好了!(乱来


【燕羽】将倾


一、


他很清楚的是:这儿比祇牙国的冬天还要冷十倍。尽管没有风暴没有雪,只有冰凉...

和火光一起总是很好看~

【冰之魔】每天一个小段子

黑区太太表示儿大不由娘,心内忧桑


5.2

……

最初是如何诞生的呢?

大概是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搅动了一下,仅仅是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黑暗里产生一阵细微波动,空间里发生一段极小扭曲―——然后某个生灵被造就。

说是生灵,其实更像精怪一类的物事,不过这只精怪要特别些,因为诞生于纯粹黑暗之中,故而自身带有极度的黑暗特征,其余妖魔只消瞧一眼便承受不住他的威慑之力。

这样,他被一众妖魔称为黑皇,也顺理成章成为统治西方魔物的首领。

这只魔物更多的特殊在于他打诞生起就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是黑区,"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向某个魔介绍自己,虽然那个魔并没有理睬他,"你的...

【阿布罗狄中心】当狄奥涅还年轻时

在希腊在瑞典在格陵兰

OOC,装13不成,的小段子们

1、


斯德哥尔摩永日的街道上总有许多游荡的鬼魂。他们顶着一头与阳光一样刺目的、令人疲倦的金发,好像一群衣冠楚楚的黄金羊;永恒的太阳在天上,他们便在大地上依着自己的固定轨道,忠诚地反射阳光。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一样。至少Dite的母亲是与众不同的。她的长发虽是金色,却漂浮着一层昏暗光泽,好似乌金在亮处发光,美丽但从不柔和。当Dite还只会爬行之时,夫人总守在他身旁,靓丽的长发缠在腰上,磨蹭着Dite的脚底——它们的质感也像金属一样,冰凉滑溜。每当永日的阳光打扰他睡眠,夫人便抱起胖小身躯,轻轻拍抚,温热手掌贴上幼儿肌肤时,那是令双...

喜欢第一张~但是糊了(是从来没拍清楚过

本来想让这小子抬头看镜头的,技术不够,边上还有两只咪咪咪咪咪等着我让开把地方还给他们,只好等下次出太阳再来=w=

(这小子真的……好严肃…………拍得我自己都心虚……………………然后道歉说对不起我会好好磨练手机摄影水平_(:з」∠)_

我也要写2014总结!

14年为止我的墙头已经多到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我决定用时间来冲淡或加深对他们的爱!

然后练习写写画画捏捏

完毕~(。

【Ax】每日一个小段子

莫妮卡和狮牙和武士 
 

10.14
当太阳的光辉潜入里海,来自佛兰德桥的剑舞者的旅程就开始了。 
他在每一个夜晚行路,在白天寻一处森林或峡谷躲起来。他徒步翻越北方冰雪覆盖的高原,热火席卷的盆地,屡次从游牧民的追捕中逃生,识破联盟商会的刺杀阴谋,一路小心谨慎,不言不语。 
直至走到南方幅员辽阔的新国家,此时的他已经疲惫不堪,但还是强打起精神,向城外兜售木篓的老妇人说:“我走了很久来到这里,只为找一只蜘蛛,一只剧毒无比的蜘蛛,她将被献给我的主人。” 
“这里的每一片树叶,每一粒米,每一句城民口中吐露的话,都属于这座城的领主。你若想寻不属于他的东西,只能...

看完TB R.A.M 6后记后的情不自禁

关于剑舞者究竟死不死


翻阅ROM系列,未发现其中与剑舞者相关的任何提及(就如同未曾有对无面者的任何提及一样);文中对Ax成员的情报也相当稀少,未提及人数,未一次性罗列两名以上Ax成员;值得注意的是教授出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独自一人,甚至独自对敌打斗(然而考虑到布鲁日之行的受伤状况令其休养半年,维也纳事件后“重伤濒死”或许需要更久恢复,而艾斯提在罗马后期主场剧情为维也纳事件后第二年冬季)。

后记中可见ROM和RAM系列为同时进行的创作刊登,作者有可能在写作中途改变剧情,尤其当:

1、在ROM系列已确定常驻角色的情况下,插入短线角色比较容易,对整体影响有限,无论剑舞者确定已死、还是半途加...

【阎同阎】云上的老人

新剧甜死我_(:з」∠)_玛丽真是渣出了风范渣出了水平渣得我忍不住越来越喜欢他了///▽///(滚咧)对于童年缺爱少年总是特别怜爱(谁要啊)所以有了这个,标题来自泥轰家的云朵上的老爷爷的故事,但实际上……【默默拿出刀对准了玛丽【奏凯


他马上要搬去剑海中学附近的新房子了。

阎王在院子里指挥着一大群人搬东西,他自个儿坐在花坛边上吸一盒牛奶,胸前红色编织绳系着的手机叮叮响,那是紫色余分又来啰哩啰嗦地问他什么时候能出来玩。

但是搬新家的毕竟是自己,虽然没办法帮忙搬运些行李家具,也不好两手一撒自顾自跑出去让父亲一个人忙,所以玄同坐在花坛边上,看了大半天大人们拉拉扯扯地拌嘴吵闹搬东西...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