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三次元】每天一个小段子

假设从“他站在坡上,阳光从他身上往下滑”衍生两段不同的描写(这样就可以空想背景不想剧情真棒♪(^∇^*)


3.3

1.

阿恒站在坡上,阳光从他身上往下滑,他顺着光线看下去,坡下是一片宽阔起伏的苜蓿地,还间杂有其他高高低低的灌木,现在是深冬,形状模糊的叶子们挤在一起像一滩打翻的药汁,微风吹拂着枯绿地面如同打瞌睡似的轻轻晃动。

这儿的阳光很好,很暖和,偶尔有凉风刺激脖颈,不过很快就忍耐过去了。他拿着一根棍子走来走去扑打地面,浅浅的植被并没有被打翻出什么奇形怪状,看起来对他的破坏行为没有透露反感,或许是因为他一人掀不起大风浪,如果叫上朋友们同行,保证这群坏小伙儿能创造一块绝佳难看草地。

但是他此刻只有一个人,并且也不确定会否有第二次机会来看这片苜蓿地。

他和乐队结束了在明城的表演,深夜混迹在邋遢又拥挤的街道上胡吃海塞四处凑热闹,就这么和本市人一起度过了迎雪节。第二天早上阿林带着醉意出门,一脚踩空台阶,扭伤左脚,多亏积雪够厚实接住阿林的硕大身躯,否则他们得待在明城医院里照看同伴到下个月。

乐极生悲,阿恒幸灾乐祸地想,这次终于没有降灾到自己头上,这趟明城差旅对他来说可谓完美。第一次外省演出,第一次当正式嘉宾,第一次被冻坏了混音器所以不得不提着干嗓唱,真难听,他唱到第三首才终于没跑调,像个被请上台秀才艺的观众,好在真正的观众们根本不管表演如何,他们几乎被零下二十度的寒风吹僵了,只需要找个理由蹦跶起来。回想那天站在飘雪结冰的舞台上,身体仿佛冻住的机器人乒乒乓乓敲打地板,灵魂却开心地往天上窜,要是他能当场变成一片雪花,一首歌的时间足够他飞去天边外了。

别去在乎阿林的脚脖子需要多久复原。现在不会再有絮絮叨叨的老妈子跟着他身后指指点点了,与其假好心地和麻烦的病人共处一室,不如独自驱车出城观光,让好心情再发酵。

他往后要时不时怀念这次经历,还有这片草地,真适合一人来散步放松,虽然压根没旅游手册上拍得那么美。

希望回到落日城时太阳会如此处一般温暖。

 

2.

克里斯站在坡上,阳光从他身上往下滑,逆着光线看上去,克里斯长长的黑色的轮廓杵在坡头,像一棵被吹干了枝叶的矮树。

冬天他不该穿这么少,只有一件衬衣一件风衣裹着上身,绿色宽松的裤子,运动鞋,然而他驼着身子只待在原地,显然是与运动无缘的模样。他兜里有烟,半小时前喝了不少酒,冷风没吹醒他的醉意反倒让头脑更模糊了,也许吸烟会好受点,倒霉的却是此刻找不着打火机。

这可真好笑,我从没听说过有哪个机器人会喝醉,就算一次性摄入太多酒精让控制系统短暂失灵,那也不该跑到山坡上吹风,他应该就地躺下,等故障恢复,或者被抬进维修间里。

但克里斯,如果他确定是机器人的话,扶着脑袋在风中停留起码上十分钟,丝毫感受不到风的寒意,尽管测温仪告诉他当下环境温度低至-20°C,关节活动起来嘎吱嘎吱响,大概因为酒精弥散在身体各处扰乱了行为系统,除了醉酒之外他什么反应都做不出。他可能是故意想试试机器人对酒精过量的反应,如果满意,下次演变成测试其他过量药剂也未可知,至少当他一日不满足于被指认为机器人的身份便会一刻不歇地试验自己。

洛奇一度埋怨他这样做让人烦透顶,实在不该领这个麻烦回家来,尤其克里斯坏了挺长一段时间,积累了足够多作为普通人的生活经验,这其中有一千种能指导他熟练地把洛奇气到七窍生烟说不出话。

在生气时不说话这点上他们两人挺相似的,机器人的优势体现在生气之后,无所惧的勇气使他可以像捣蛋时一样心安理得地要求原谅,洛奇忍受不了五分钟就得被迫接受道歉,还要足够礼貌,足够耐心,才算一次有诚意的原谅。


评论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