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玄同中心】剑之一·虹霓

葬剑那一幕太棒了,老四抬头看风雪的时候忍不住就串了词……#你看过风雪,看见了什么?#以及长久以来关于兜率天童的脑洞,打我我也不吃药!

很草率地渣完了_(:з」∠)_丫看起来还是个大纲……

 

剑之一·虹霓

尽管出门前刷牙这个怪习惯耽误了一些时间,他仍然按时赶到了约定地点。

“请坐。”

“这次邀您来是希望通过您了解一些他的生活习惯,做个详细记录,好在将来为新入住户的房间安排提供参考。您是陪伴他身边很久的人,请您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

“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首先,他对室内环境有什么特别要求吗?比如面积、房间功能、采光、通风等等。”

“干燥,凉爽,空间要足够大,尤其是储物间。”

“储物间是用来储存武器的吗?”

“没错,至于其他,都不重要,他通常外出,不爱待在家中。”

“所以他对户外活动的重视程度非常之高咯?”

“不过是散步、游览、结交,有时与人比斗,但也不算威胁,他不会随意取人性命。”

“请具体说说与人比斗这点。”

“与其说是与人比斗,不如说是与剑交谈,测试剑的使用状况,如果要详细说,可以讲三天三夜没完没了。”

“无妨,请您详细说吧……这是您的茶。”

*

那小祖宗才回来不过两三天,现在又要出门了。

兜率天童脸皮一抹,跑去找财务官划拨本月第二笔出游的花销,却是刚一进门就听见笑声。

“我说你老大是怎么回事,嫌旅店破烂还天天往外面跑,是跑去扶贫吗?”

扶贫倒还好办,他小老人家却是要听故事找宝剑,可知穷人遍地都是,宝剑万中无一。

也不知道他老大是有什么怪招,每趟出行倒真能遇着几口好剑。兜率天童就负责把这些寻得的剑背回玄同殿黑暗、干燥、阴风阵阵的剑窖里,在他老人家记录完每柄剑的出生和经历之前安置好它们,再把上司的墨宝往暗格中一塞。

多亏于此,他得知老大除开远游之外还有在练字。

剑窖里如今有九十九口宝剑,每一柄都拥有自己的过往故事,他老大最喜欢做的事情,除开外出游荡,就是待在剑窖里,聆听风吹刮时一室宝剑呜呜的鸣响。

外人眼中四皇子整天不务正业不专心于学,兜率天童却认为:他分明是太专心了。

这次出门相当匆忙,像是有什么事物忽然召唤他,玄同二话不说就要离开,兜率天童还没来得及整理剑窖,也只能两手一撒紧追过去。

他花了半天时间在荒郊道路上找到玄同,四皇子正在和一只金翅鸟玩耍,见兜率天童到来,就指着那只鸟儿问他:“遇见金翅鸟,是何征兆?”

“此鸟相关,并无征兆一说;不过金翅鸟野性难驯,民间多视作自由之鸟。”

皇子“哦”了一声,两手松开了轻轻抚弄着的小鸟身躯,那鸟却飞上他手臂,用喙一下一下磨蹭他的手肘,好像个孩子对长者撒娇。

“那它又因何为我驯服了?”

“殿下乃是皇子,身份尊贵,这鸟若有些灵性,大概也知晓其中不同。”

“却不知,”玄同语调平平地好像自言自语,“它遇到的要是我另几名兄弟,也会如此具灵性吗?”

兜率天童跟着玄同和那只鸟继续在荒郊道路上行走了六天六晚,到第七天早晨终于看见一丝目的地的远影。一座巍峨大山端坐在前方,山体大半部分被雪覆盖,山顶插入层层云气、蓝蓝天光之中,山脚下一片衰草,草原尽头突起一圈裸露岩石,形状怪异可怕。

兜率天童内心惊讶,不是因为玄同的剑觉让他们在不辨方向与距离的情况下找到了目标所处,而是从没有任何物事能叫他老大这么急冲冲地日夜兼程赶赴相见,天晓得这雪地深山之中会有怎样的惊世之剑值得他们找寻。

*

绵延的雪山阻挡去路,要是在平时,玄同大概要好奇雪山之外是什么景色,但现在,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座山里。

他放飞了那只跟随自己六天六夜的鸟,带领着兜率天童从邻近的一处山口进入大雪山。

尽管冰寒属性功体令他不惧寒冷,而兜率天童功力深厚,也不会怕这点低温,但是他们俩都不知道未来要在这座山中驻留多久,饮食、宿处、路线、方向都是麻烦,那口召唤他的宝剑更加踪迹隐蔽——他却什么也不想,只跟随直觉前进。

兜率天童走在后方,留心着周围地形特征。兜率天童在森狱各皇子派系下属中也算另类,传闻其能力不逊于十八皇子手下大将翼天大魔,但常年跟随四皇子深居简出,众人便默契地把他和玄同一样算进了戴官隐士里,只在召唤所有将领集合时才去问候他、请他;而其本人对这样的安排从没有表现过不满,就像个真隐士似的,甚少主动请缨,大概是光看顾玄同就够让他伤脑筋了吧。

森狱之人信服力量,天生剑觉的玄同皇子非是弱者,兜率天童自觉对皇子已是十分尊重——不过如果可能,他还是希望玄同能少跑点路,或者多给他放些假,至少不用让自己满世界找孩子,他又不是奶妈。

在兜率天童记忆路线的当口,玄同停在了前方雪地里,此处像是山谷中的河滩,雪地平缓但狭窄,往前一望不见边界,唯见远方山壁拦截,将转折的道路掩藏在黑白山色里。玄同左右看看,左右山峰突立,是剑插入地一般的陡峭;剑海之中有少数几个较明显较为缓和的缺口,但想要从这些缺口登上山脊线路也太危险,他们唯一能走的还是只有眼前这条路。

玄同尚带些孩童圆润特征的面孔上一闪而过焦虑,仅仅一瞬,继而恢复平静,依旧朝着河床上游走,却加快了脚步。

以他两人步速,就算再高的山都不必超过一日登顶;然而雪山之中陡峭迂回、辨识不明,绕远路耗费了好一段时间,却好在毕竟以他二人步速之快,绕到河道尽头时雪尚未浸透玄同的靴子。河道尽头是一小片松林,松林上方岩壁环绕,正是道路转折处,玄同当先跃起、兜率天童随后起身,两条虚影踏着岩壁一路掠过谷道凹口,越过地面岩石的裂痕,高高飞过几从稀疏灌木,落脚在岩壁另一侧的斜坡上。落地时玄同的靴子已变回干燥。

他们沿着斜坡向上,走到一处积雪较厚的平台。走上平地,阳光倏尔明亮,积雪反射出一片晃眼的茫茫白光,积雪平台外连着雪山远景,几乎叫人分不清天上地下。

两人都暂停下脚步,待片刻后双目适应了满天满地的白光才仔细打量四周,见前方岔路两分,一侧是狭窄山谷,山道陡峭且路面多碎石,另一侧是挨着山壁的稍微平坦些的路。

玄同停在谷道口,好像犹豫该往哪边走。

一阵踌躇后,他又迈开脚步,踏上左手边那条比较陡、比较窄的路。

*

道路尽头是一处矮峰头,峰顶冰盖被敲碎一大块,露出深色的石土坡;坡上是一个足够埋下二三十人的大坑洞,黑灰色碎石凌乱地散落洞外,坑洞边际也不规整,好像有人曾在这儿挖掘找寻何物。

兜率天童看一眼就明白是有人在这私开矿场,然而先不说天寒地冻的大雪山中采矿有多艰难,采矿之人把这么多矿石弃置于此又是为何?另外,四皇子如今连铁矿都能感应出来了,此事是否该上报阎王和兵工部?

玄同同样纳闷。矿洞边躺着几口剑,他刚才俯身查看,发现每一把剑剑锋都有缺口裂痕。

“工艺精良,也颇具灵气,却被如此粗暴对待。”

他对兜率天童说:“都收起来,送入残兵窟吧。”

玄同殿内除开剑窖外,还有一处残兵窟,专门收纳灵气有缺、又不知来路的残损剑器。残兵窟不似剑窖常常需要打理,平常无人进入,只等每一换季才着人查看、清理。

能将数口良剑用以掘铁,直至剑锋开裂,毫不爱惜,这掘铁之人到底在这坑洞中发现了什么难得宝贝?

摸摸几颗碎石表面尚刺手,尚干燥,只是沾了些雪沫,大概采矿之人离去未久,他俩若要追赶必定是能追上的。

兜率天童看向上司,那红衣少年正拨弄着碎石块检查颜色,手感,他甚至将脸孔凑近了去——兜率天童当他是要嗅,或者咬——只为细看。如此片刻后,玄同抛下石块,转身走回来路。

这次他们选择了另一条岔路,稍微平坦一些,轻松一些,道路沿着山壁伸入半山上群峰交汇的凹地,连曲折都算不上,是一条简简单单的转弯坡道,偶尔山壁掉落几团雪花在半空,玄同也没刻意避开,故当走到凹地处时他红红的头发夹着点点白白的雪,像风雪中吹刮了很久的样子。

凹地并不是整片地面凹陷,而是四周缓坡围绕中心湖泊,湖面蒸汽缭绕,靠近湖泊能感觉到湿润暖意。

这积雪的半山上竟藏了一眼温泉水。

他们站在水边,袅袅雾气熏衣变得沉重但也暖和,渐渐融化尽玄同衣上冰雪,发色也变回一片纯红了。

“就是此处了。”

玄同低声道,像不愿打扰谁,脚步轻轻沿湖岸绕行,兜率天童紧随其后,越往前走便听闻耳中一连串“铮铮”声响越见清晰。

好似打铁声。

本来湖对岸景色因水汽遮挡难以分辨,待二人穿过水雾、来到对面湖岸后,才发现打铁铮铮声源出此地——一口未完全成形的剑,剑身一团模糊的浅红色,温暖蒸汽沾上浅红剑身立即咝咝儿凝聚成霜,那铸剑的老头儿便不断化去剑上薄霜。

那老头眼窝深陷,眼睛周围两道青紫的眼圈,眼球布满血丝,也是咝咝儿烧着的红色;可他神情却亢奋得像赌徒一朝赌胜了百万黄金,只差大吼一声晕厥过去。

他的手臂上筋络暴起,轮锤时关节一转一转运作规律,铁块在这击打之下铮铮发声。

“主人想暂留此处吗?”

“嗯。”

“此处天寒地冻,人烟荒芜,纵是属下有心服侍,难免会有照顾失当之处。”

“无妨,兜率天童,你带了茶具吗?”

玄同便和兜率天童在旁观看,六天六晚,三人皆不发一语。

*

“这一对剑同出自此山矿藏只千年冰霜铁屑,却因人为打造产生异变而自成一利一钝、一柔巧一沉稳的相辅属性,单口剑剑音清冷已极,双剑共鸣却能有崩云裂地之威势,”玄同走近去看剑,“我远在几千里外便听见你们了。”

“小子有几分见识,知晓这千年铁霜难得;至于千里外听闻剑音,哼,少年人爱说大话,不少见,想你满口痴话的,倒罕有。”

老者将新铸对剑往雪地里随意一摆,鼻腔里哼笑,眼神里嘲讽。

“你若想讨要这对剑,便随你拿去。”

“嗯,掘铁处的几把残剑是你的?”

“谁的剑也不是,我只管铸剑,造好的剑怎么用和我没关系——不过亏得那几口剑在,否则,便是挖废老头子这双手,也休想取得千年铁霜啊,嘿,哈哈哈哈哈哈……”

“既然你无意见,我也是为双剑而来,那此剑我会带走。”

“但是我不白拿你的剑,有什么条件说来吧。”

“你小子能有什么条件给我?嘿,听你语气,也是富贵人家的娇纵儿——可惜,老子我一生见过的富贵已经太多了。”

“富贵既不入你眼,我可以拿富贵难换之物与你交换。”

“哦?你有什么富贵难换之物可以给我?”

红衣少年爱惜地摸摸剑身,忽然神色转变,身影已飘开数丈,反手凝雪成兵。

其时玄同成年不足十年,习武不足六年,身形施展开来却伶俐巧变,疏朗自在,好似只赤背鸢儿飞来掠去地巡猎。

他得了兵器在手,几个踏步掠至泉口边,朝南方一挥剑锋,竟由此开阵,演练起剑招来,剑气冲得雪花激扬飞散,又簌簌落在他身边,好似雪地中乍现一树红梅。

“我拿这套剑法与你换。”

“好,好,年纪轻轻便能以千钧之势演绎这套双剑剑法,老头儿不该小觑了你!这套剑法可有名字?”

“为这对无名之剑而创的剑法,亦无称呼。”

“嘿,拿为它俩自创的剑法来换我这对剑,你倒是自负得很……不过老头儿不愿受,也受不起,看完这一遍俱已忘了!”

“但你总归是看过了。”

“也是。所以你将这对千年铁霜剑拿去,咱俩算是互不占便宜,或许未来还能沾得四皇子的光。”

玄同满脸不置可否的神态,身后兜率天童上前去将双剑奉起——触手一刻微麻,竟是剑身抖动如颤吟,剑脊上天红色纹理波动如水,玄同刚才以随心之剑招示人,同时也是示予双剑,剑自鸣响回应——随即将双剑纳入匣中。

*

回程路上再次遇见那只鸟,它迎面飞来,绕着小皇子打转。

“自由之鸟啊,你只在尘世中自由吗?”

四皇子这回不再逗弄那只鸟,任由它跟随着,直到回到宫殿前鸟儿又一次飞去无踪。

*

他整理好了剑窖,布置好了新得对剑的剑架,但玄同似乎并没有将双剑入窖的意愿,只遣人传来一卷通宵写好的双剑履历。

虹霓。

天红色的剑光,如天之虹,这名字与那对剑挺相称;再看卷中对双剑身世叙述,详尽得近乎啰嗦,连半路遇见的那只鸟都写了进去,洋洋洒洒数千字;剑之经历却是一片空白。

但那也没什么妨碍。兜率天童将卷轴放入剑架之下的暗格。让新生之剑跟随着玄同皇子体验未来,怎么想他都不会亏待她们。

*

夜色已冷。

他放下虹霓,仰头望风雪。

风雪外有无数里山川野原,山川野原之上有无数剑的灵魄——各式铜红铁绿之色,锐利驽钝之锋,刚直圆滑之姿,还有无尽年年年伏于鞘中的喃喃低语,全数消散在漫天霜雪里。

“你们就在此相伴长眠,可好?”

风中咽声呜呜。

 

【END】

 

http://www.emg.com.cn/showtxt.asp?id1=2&id=72   ←登山路线参考资料

 

………………老四放下断剑抬头看风雪那个场景戳得我没法呼吸///▽///虹霓剑的材料如果是在那种环境中取得的话,嗯,就,直接设定在了珠穆朗玛……(不

制霸了lft的玄同tag心情十分之爽!OOC你咬我呀【。如果多几个妹子来写老四我早就躺下来吃了!自己看着自己割下来盖了OOC章的腿肉也是很痛苦的好吗老天如果被我感动也请赐我一条精瘦肉吃吃!【啊呸

评论
热度 ( 4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