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16-18集口白摘录

边看边截图边打字,然后发现别人已经传上百科去了,虐cry

但是我这个有细节!我连人家走路走到哪里停下都记了!不要小看花痴的爱!【滚开


剑海录第一十六集

天疆外再开烽火篇章,牧神为断阎王羽翼,翻脸欲杀虹霓同剑的玄同太子,战事一触即发。
玄同:(虹霓剑出)看你们有多少能耐能阻挡我。
牧神:可惜的剑者,你生错帝王家了。
圣器旋空,泠然一现,牧神纵身一握,转眼腾风瞬动;玄同虹霓对剑,挥划乘光,剑剑定静,是一瞬划眼的青芒,是交风掠耳的剑红;一场双剑对圣杵之决,决战的是剑术、是剑身、是剑下一股剑息的流动,更是圣器回身的巍然。
九歌岂是人间物,牧天更非普世能,若有无珠白冷眼,驾破凌霄啸雷霆。
耳闻轻微的剑裂声,敲击耳膜,落入心瓣,玄同剑势转慢,心有惜剑别思。
(两兵交接,虹霓剑现裂痕)
牧神:分神了吗,或是听见败剑之音。
玄同剑势虽是应变伶俐,但手中锐芒,自敛三分,优势已失;转眼,手已见红。
(玄同握剑之手流血)
牧神:沁血之手,依然紧握,敬可佩的剑者。
玄同:如果,你们要的,是最后一击不留憾恨,那玄同成全。
偶有剑听凭风语,偶有剑思随风泯,人生一剑挥何处,百年剑光留一瞬。
(虹霓双剑一合)
牧神:见过真正的牧天九歌吗
只见牧神圣器浮空,眉山一凛,双掌握杵一抽,竟是九歌双峰乍现,刹时气冲牛斗,神撼阴阳;轰然一击,虹霓双剑齐断,登时遍地冰封数里,似是断剑留记人间终曲,片刻又化雾蒸腾。
玄同:(断剑回剑盒,出黄离剑)黄离剑出,生死没闻。
************
清慑,冷肃,一口剑在照眼间,无语又多思,玄同敛神掠影,黄离重剑杀破牧神天威;
原来力量之上还有这样的力量存在,剑速不快,却是招招平实难挡,格挡间犹若猛虎出匣。
玄同:剑声元吉。
就在双方大招强出当口,天际华光迸耀,一股恢宏异力,随着莲影,从空而降,透遍四周。
(素还真现身)
牧神:素还真。
素还真:如果今日这一局,素某帮助玄同,牧神你还有胜算吗?
↓(玄同背景板)
牧神:素还真,插手此事,莫非是要助阎王,宣战天疆。
素还真:素某立场只为苦境百姓,先前牧神断然拒绝释出天疆古耀以解苦境百姓燃眉之急,素某不得已,只好转向寻求阎王将黑月推回森狱,而你此行欲断阎王生路,等同于堵死苦境百姓活路,素某焉能坐视。
牧神:阎王若死,吾同样可放出古耀,以三阳同天解救苦境,而阎王牵系的不只是苦境,更有天疆,当年吾受中创,无奈封闭天疆的血例,素还真你要重蹈覆辙吗。
素还真:如果牧神真将百姓安危放在心上,那就该先放出古耀,解决双阳同天的极端灾害,毕竟,放出古耀与你要诛杀阎王并无冲突不是吗?但你却是不断拿初代阎王与你的仇恨来当成今日袖手旁观的借口,恕素某无法苟同你的论点,而就算你现在开出条件,要以释出古耀换取,这回戮害阎王的机会,素某也无法答应了。
牧神:哦,为什么。
素还真:因为你牧神有出尔反尔的小人特质,谁知阎王一死,你又否会以诸般借口推拖,不愿将古耀释出。这回换药事件,就是你牧神出尔反尔的血例。而堂堂一名天疆之主,何以如此践踏自己的人格,莫非是怕了阎王,不敢正面一战,只好行此小人步数。
牧神:素还真,你不知吗,现在早是战争了,多少君子死在战场,只为维护君子两字,而你素还真历来诛邪
(卧槽嘴炮好长懒得打字了等心情好再说吧……)
牧神:众人回天疆。
(牧神及族长一行人离开)
素还真:牧神已让仇恨感扭曲了正义之道了,对眼前苦境视而不见,只知预设尚未发生的灾难,却不知自省今日百姓之苦,有一半是源自他不肯释放古耀而造成。咱们离开吧。
(二人离开天疆)
***********
(行走路上)
玄同:你怎会出现在天疆大门之外。
素还真:因为要预防如牧神这样出尔反尔的意外。
玄同:嗯……
素还真:是为断剑而悲吗?
玄同:每一口剑,都是我的亲人。
素还真:素某冒昧一问,你那两口断剑的材质,是否以热泉母锻以千年冰霜铁屑而成?
玄同:你能看出虹剑与霓剑的材质,确实眼力非凡。
素还真:非是素某眼力了得,而是经验与观察累成。
玄同:哦?
素还真:虹剑与霓剑出鞘时所出现的虹霓,是因为剑身散出无形冰霜之气,在空中因温度变化,凝成水气而形成,当剑断时,周遭环境也一时冻结,更知双剑材质之寒冷,而世间有此特性铸造成剑者,唯有千年铁霜,但千年铁霜其质坚韧非常,以常法铸剑往往伤及本质而流于废铁,需以热泉母相铸,方能保留材质特性,又能铸造成形,而成殊剑,以热泉母铸出之剑,常带有铜红或天红之色,虹剑与霓剑外形便是如此,是以素某如此推断。
玄同:你确实值得我的欣赏。
(取出解药)
玄同:此药就麻烦你交给阎王,我还有他事处理。
素还真:为何你敢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劣者处理呢。
玄同:因为我相信你。
玄同:善信人易成人之工具。
玄同:我就是相信你,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素还真:你的信任是素某的荣幸,希望咱们能很快见面,劣者还有一些事情要请教你。
玄同:待吾事情办完,会前往翠环山与你见面。请。
(玄同离开)
**********
(素还真向阎王举荐玄同为继承人)
(不信邪以家人胁迫紫色余分刺杀玄同,交予冷不防)
(步渊亭向冷别赋说玄同杀话偏锋之事)
**********
(漫天风雪之中)
冷冷血霜谷,飘风送离愁,一条血红身影踩印在坚冰上,踏着步步轻思,来到飘霜的幽心。
玄同:你们说,剑上了战场就是战士,宁愿在战场上挥洒一身华光而亡,也不愿因畏亡而闪避战士,吾成全你们。只要剑心永在,剑就永远不死,所以,我不为你们愁苦,不为你们悲伤,只希望找一处最适合你们的居所,让你们永眠。
(放下断剑)
玄同:这个血霜谷是吾在苦境找到与你们原生地最相似的环境,你们就在此相伴长眠,可好。
(跪下,以雪埋剑)
剑有思,剑有情,剑有多少记忆在人前;人有思,人有情,人有日日月月年年,都付一场风雪眠。
玄同:(对剑冢)吾说过,吾不会为你们悲伤,因为一旦悲伤了,就表示接受了你们的死亡,吾说过,吾不会悲伤。
**********

剑海录第一十七集

9:20
(天疆众人攻上翠环山,素还真、倦收天等人应战,阎王擒凛若梅作为人质,两方僵持。)
就在此时,玄异剑调,传耳而来。
玄同:剑形剑名痴剑心,名形俱坏剑长存,生来死去伴剑行。
牧神:是玄同。
玄同:玄同在此,谁欲试剑?
牧神:嗯……素还真、阎王、倦收天、玄同。退兵。
(天降众人离去。)
剑鬼:丫头,你放心,我们很快会来救你。
**********
15:20
(素还真、天罗子、玄同、阎王、倦收天众人聚集一处。)
素还真:阁下一身佛缘,又具有森狱气息,想必就是森狱天罗子,天佛原乡的传灯者。
天罗子:是不是人与人的交谈,都只能以身份立场做开始,如果我两者皆不是,是不是就没有交谈的价值。
素还真:你把人与人的交谈想得太沉重了,身份立场是一个话题,但不能代表着价值,人的价值是来自谈话的内容与思想的呈现。
天罗子:哈,说的也是,是我局限了。
玄同:原来你是我的小弟,难怪吾一见到你就有莫名的熟悉感。
天罗子:只怕这份森狱血缘,淡薄得只剩血腥的印象。
阎王:如今你已回到吾的身边,吾不会再让森狱之人迫害你。
天罗子:但现在吾需要的不是你的庇护,而是你的宽宏大量。
阎王:哦?
天罗子:(跪下)阎王。
阎王:你这是做什么?
天罗子:如果你还念在你我之间还有一层淡薄得血缘关系,那吾在此请求你,请你放了那名天疆女子。
阎王:她是你什么人,值得你这样为她相求。
天罗子:一段漂浪下的缘,她算起来对吾有相助之情,吾无法坐视她遭受劫难。
阎王:你连一声父王都不肯叫,现在拿这段你根本不放在眼里的血缘之情做请求,你是看不起那名女子,还是看不起为父吾?
天罗子:父亲啊。
阎王:你先起来吧。
阎王:(扶起天罗子)正好你与玄同都在此,吾趁这个机会宣告森狱王位继承人。
(玄同快速走向天罗子。)
玄同:(拍天罗子肩)恭喜你了,十九皇弟,望你能好好治理混乱的黑海森狱。
天罗子:啊?
阎王:玄·同。
玄同:素还真,你不是找我有事要谈吗?咱们往他处一谈。
素还真:好吧,那我们到玉波池,倦收天,你也一起走吧。
倦收天:嗯
(三人离开。)
天罗子:父亲,现在大战当前,不宜谈森狱继承的问题,咱们还是回归前提。
**********
(素还真、玄同、倦收天三人在玉波池。)
素还真:玄同太子确实是聪明人,临机应变,顺势推势,拒绝王位的继承,当场推掉森狱王位这个难题。
玄同:吾之所爱、目标、理想,不容许被改变。
素还真:劣者认为森狱第十九子绝对不会是森狱王位的继承人。
玄同:森狱之内,人才济济,大皇兄玄膑是最好的人选。
素还真:劣者乃局外人,森狱王位继承之事不便多谈,只奉劝一句:权力在握的人,很难放下手中的权势。
玄同: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玄同谨记在心。
素还真:此次牧神率军来犯,正巧让吾有机会印证他牧天九歌材质的猜测。
倦收天:你对牧天九歌有何看法?
素还真:玄同先前那两口被牧天九歌所断之剑的材质,让吾对牧天九歌有了初步的了解。
素还真:我认为牧天九歌之材质与铸成,与吾之配刀沧耳刀有雷同之处。
倦收天:为何你会认为牧天九歌与沧耳刀材质铸法相似?
素还真:沧耳刀乃以云火锻以七彩女娲石而成,所谓七彩女娲石,是在高温、高冷的环境下异变而成的水矿,而云火乃是气御虚火,火焰如云,火性温和,是以名之。沧耳刀在寒冷或遇寒冷之质的武器特性最明显,那日吾观玄同与牧神之战,战中气温骤冷,是有此猜测。但为进一步印证吾之猜测,便在今日以沧耳刀对战。
玄同:相同材质的刀剑对决会产生什么异变?
素还真:吸力。水有相融之性,就算化为兵器亦会保留这种融合之性,当沧耳刀与牧天九歌对击时,这种感觉十分的明显,所以吾能确定牧天九歌与沧耳刀材质相似。只要以沧耳刀找出克制之法便能变化运用,对付牧天九歌。
玄同:相克之物,如同利刃双锋,能克牧天九歌就能克沧耳刀,伤人伤己。
素还真:不要紧,能造苍生之福,当为则为。现在须找阴阳互济,刚柔并进,甚至是正邪有分的兵器做实验。
倦收天:如果是找两口属性对生的兵器相辅而成呢?
素还真:此法难度在于两口兵器之间并无相通的剑息与剑音,就算使剑者再厉害,还是无法将两口不同属性的剑化变为一,只要稍有差许,兵器必败无疑。
玄同:如果是原生之石便是一对,乃阴阳相属的异石,后来被分开打造成两口不同的兵器,因铸法与环境,而让这两口兵器有了正邪之分呢?
素还真:你所说的是?
玄同:先前吾因玄嚣之仇而寻银骠当家一战,战中他之玄解有绵绵哀吟,让吾转念找寻玄解哀吟的背后故事,追寻中得知玄解乃渠黎原石中温和的黎石所打造。
素还真:渠黎原石乃是天生阴阳合生的奇石,受千年日月精华所蕴变,黎石被照世明灯打造成玄解,这吾知晓,但不知渠玉的落处是?
玄同:在漉血台上插着一口邪剑,名唤血阳残剑,此剑被一名僧人所持有,他的俗名乃六道雪生剑点轮回。
素还真:是留名论剑海名人堂的剑者。他现在人在何处?
玄同:他似为邪剑所苦,正大江南北找寻圆满剑的遗憾之方法,吾无法确切知晓他的下落。
素还真:那吾就先从银骠玄解下手。
倦收天:让吾与你同行。
素还真:银骠当家目前情况尚不宜见你,待时机成熟我会再安排你们见面。
倦收天:好吧。原无乡方面就先劳烦你了。
素还真:此乃素某当为之事,请勿客气。
玄同:吾还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素还真:你不向阎王辞别吗?
玄同:有需要吗。
(玄同离开。)
倦收天:他对玄嚣之仇似乎已放弃了。
素还真:非是放弃,而是看在吾的份上暂不追究。此仇吾会尽力排解,你不用悬心此上。
**********
46:10
(枫林中紫色余分与紫鷨正等待。)
紫鷨:大哥,你的朋友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咱们都已经等一天一夜了,该不会是放你鸽子吧。
紫色余分:这里是他的家,他一定会回来。
紫鷨:家,房子在哪里,只有枫树和一座破亭,也能当成家吗?你该不会是和一只猴子做朋友吧?
紫色余分:他回来了。
紫鷨:诶呀呀,真的是一只猴子,一只红色的猴子,哈。
(玄同回到枫林。)
玄同:你回来了,那剑匣再交你了。
(化出飞光剑匣,紫色背负剑匣。)
紫鷨:喂,我的大哥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剑僮,剑匣你自己不会背啊,你是背残,还是脑残有问题。
紫色余分:鷨儿闭嘴。
紫鷨:保持缄默是你的自由,但你不能叫我闭嘴。
玄同:他不背可以,就换你来背。
紫鷨:我?
玄同:替人求情,就要有认知,要替别人担起责任。怎样,你背不起吗?
紫色余分:不行哩,我的小妹她……
紫鷨:哼,要我背剑匣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这位大男人敢答应小女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紫色余分:紫·鷨。
玄同:什么要求。
紫鷨:你还没告诉我你敢不敢。
紫色余分:太子,不要答应她。
紫鷨:太子,哈哈,你未免将自己膨胀得太伟大了,看你的颜色,比较像明太子。
玄同:刁钻的女人,我答应你的要求,背剑匣吧。
紫鷨:背就背,哥,将剑匣上我的肩吧。
紫色余分:这很重哩。
紫鷨:大哥,快点将剑匣让我背啦。
紫色余分:你会后悔。
紫色余分:(取下剑匣,心音)嗯,怎会少了两支剑。
(紫色余分将剑匣挂上紫鷨肩,紫鷨负重跪下。)
紫鷨:哇,这么重喔。
紫色余分:小心。
紫鷨:我撑得住,不过,为什么放三把剑,莫非你是三只手。
紫色余分:鷨儿不要乱讲话。
紫鷨:好吧,实话不要乱讲。来,换你履行我的要求了。
玄同:哈,将你的要求说来吧。
紫鷨: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过就是你要背我。
紫色余分:啊,鷨儿,你说什么。
紫鷨:我叫他背我啊,这是我的要求,有错吗?
紫色余分:(转头看玄同,又回头)没,没,没错。
玄同:来吧。
紫鷨:转身过去,半屈身,屁股向着我。
(玄同转身背对。)
紫鷨:我来了。
(紫鷨跳上玄同背。)
紫鷨:可以走了。
玄同:发号令不在你的要求之列。
紫鷨:没关系,你想在这里就在这里,你若想与紫色余分讲话就讲话,不用理我,没关系的。你的心中千万不要一直想着我,不然是会越想越重的。
紫色余分:鷨儿,你不要太放肆了。
玄同:咿,我怎么会去惦念着一名不是对手的女人呢,啊,看你这么累,可以将剑匣放下来了。
紫鷨:多谢。
(紫色余分取下紫鷨肩上剑匣。)
玄同:你也可以下来了。
紫鷨:要不要放下剑匣是你的权利,你可以决定,但要不要下来是我的权利,由我作主,我啊,还不想下来呢。哈哈哈哈。
(玄同忽然背负紫鷨快速掠出枫林。)
紫鷨:啊。
紫色余分:王子。
(紫色余分留在枫林内,取冷不防,心有忧思;树林内玄同背负紫鷨急奔。)
紫鷨:我们要去哪里?到了吗?到了吗?我快喘不过气了。
(紫鷨急喘,昏厥。)
(玄同登上山头顶峰。)
玄同:姑娘,我们已经到了这座山的最高峰了,此地景色优美,虽有万丈临渊之危,但只要你下来,我就能扶着你好好观赏这片大地风景。
玄同:姑娘?嗯?
(放下紫鷨,试探鼻息。)
玄同:诶呀,不妙。
(带紫鷨化光离开。)
(枫树林内紫色余分手持冷不防。)
枫叶林内,一股豫思,裁剪着一片片茫茫然的心绪,随着落叶,缱绻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
紫色余分:诶。
(忽来飞书传信。)
紫色余分:嗯?飞信,看来。
(信上书:时间不多,要把握机会完成任务。)
紫色余分:(碎去信件)哼,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玄同带紫鷨回来,将昏迷的紫鷨交予紫色余分。)
玄同:她昏迷了。
紫色余分:怎会这样,紫鷨,紫鷨。
玄同:是我不好,你在此照顾她,我替她去找来森狱最好的大夫。
(玄同化光离开。)
紫色余分:紫鷨,你不要这样吓你大哥了,我不能失去紫家的任何一人,我会照办,我会照办啊。
**********
1:16:00
(玄同找来非非想。)
非非想:四太子啊,什么事让你这么紧急找上我,是不是阎王出了什么问题了。
玄同:不是,吾已取得牧天九歌,向牧神换得解药,父王现在正在翠环山五莲台静养身体,一切安好。
非非想:真是上天有眼,阎王自从被漂鸟少年带来苦境,就时时被追杀,左先知也为了保护阎王的安全而自我牺牲,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好好一个森狱会变成国破人亡的地步。
玄同:没有这么严重,至少现在,森狱的非非想你、我、父王都还活着。
非非想:说的也是,那你到底是要我去救什么人。
玄同:一名女子。
非非想:女子,你,你不是只爱剑,何时开了窍?
玄同:不可胡思乱想,这名女子因吾一时大意而发病吾有责任让她复原。
非非想:你玄同太子一向冷静处事,竟也有一时大意的时候啊。
玄同:是不是真有这么多疑问啊,走吧,赶紧医人要紧。
非非想:不管如何,太子向吾非非想求医的老规矩是不能忘,喂,太子印交我啊。
(非非想追赶,二人赶往枫林。)
**********
1:24:30
(枫林凉亭内,紫色余分照看昏迷的紫鷨。)
紫色余分:小妹,大哥一定会想出办法将你们全部的人都护全。
突然,一股松下清露,随悲风飘转着凛凛杀意。
冷别赋:逝日长兮生年浅,忧患众兮欢乐鲜,彼遥思兮离居,叹河广兮宋远,今奈何兮一举,邈终天兮不反。
紫色余分:嗯,杀气。
(紫色余分出剑示意来人。)
冷别赋:这口剑非是吾之目标。吾要寻得是玄同太子。
紫色余分:要找人,先过我的剑再说。哈——
(紫色余分握剑刺向冷别赋,冷别赋挥一方手帕抵挡。)
面对突来利剑,冷别赋眉目一敛,以气御形,飞帕融含剑劲格挡锋锐,一挪身,一腾步,步步制敌于无形。
紫色余分:山川剑意,哈——
冷别赋:太过咄咄逼人的剑,会让你自己无喘息余地。
(冷别赋一掌袭来,眼见要击中紫色余分。)
(玄同与非非想赶到;玄同以一指格挡住冷别赋之掌,化解紫色余分危机。)
玄同:你的剑意,沉中带有冷月孤调,不是随便杀人之辈。
冷别赋:能将吾出招之中识出剑意,看来你便是吾想寻的人。今夜,吾在距此向西南百里的一处倚木畸陵等你。
(冷别赋离开。)
非非想:四太子,那个人是谁?
玄同:尚未赴约,吾怎知是为何事,你还是先医治凉亭内那名姑娘吧。
非非想:哦。
(非非想为紫鷨查看。)
紫色余分:那名医者是?
玄同:非非想乃森狱御医,其医术超凡,令妹之病必有转机,请安心吧。
紫色余分:造成你的困扰了。
玄同:太过将感情看重,会变成负担,我们都放自己一马吧。
玄同:情况如何。
非非想:此女血液中不知为何,竟浮游着金晶灵的特殊金解,这种金解成分凡人无法承受,所以才导致她的虚弱。
玄同:可有法能救。
非非想:我这里有十颗药丸,每三天吃一粒,能暂时压抑她的病况,但要她完全恢复,只有求助于金晶灵。
玄同:能找出根源与疗复的方法,这样就够了。吾要先前往赴约,你们在此好好照顾那名病人吧。
紫色余分:且慢,赴约相杀,少了我这位剑侍背剑匣你的气势就失去三分。
(紫色余分负起剑匣欲同往。)
玄同:嗯,这位姑娘就麻烦非非想大人照顾了。
(玄同与紫色余分离开。)
非非想:武林,好像只能是一个打打杀杀的地方。
**********
1:34:15
(倚木畸陵内,冷别赋抚琴怀故友。)
夜雾宿寒,水露凝转,一团冷熄篝火,象征着再不复闻的故友笑谈,只剩哀哀琴曲回绕倚木畸陵。
冷别赋:剑驼,你要进入论剑海那一日,咱们便定下今朝约期,如今未即赴约的你将永远失约了。
缅思间,倏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惊破水雾中的沉影,一凛眼,一回身,剑声泠泠。
(玄同与紫色余分来到。)
玄同:玄同,特来领教剑音。
冷别赋:这个地方曾是挚友相交的桃源,但,他却死在你的剑下,再难相契于此。冷别赋倒要领教阁下杀了话偏锋的能耐,请赐教。
(一拨弦,一弹剑,现场紧张氛围;紫色余分一旁观望,暗持冷不防。)
清异倚木畸陵,冷风冷雾,遮住了一片清明是谁的剑声回荡其间,哀叹着永眠悲哀,又是谁的一片心音转着情仇的无奈,剑决下的别芒闪烁谁的绝望。
**********

剑海录第一十八集

28:17
(玄同对上冷别赋。)
夜,冷冷,沉沉,雨绵绵,漉漉,一场濛濛的微雨,在照眼间,别开一场意识剑斗。
冷别赋:舞别琴,促促音追魂。
筝弦促促穿在林中,雨中,泼成一幕剑光交吟,如急雨般的弦奏回在耳间,动在目转,玄同旋剑破雨,一舞雨中剑理。
冷别赋:竞秋水,凛凛光吞影。
冷别赋:饮寒芒,飒飒袖留香。
崩然交击,荡起千层回浪,叠叠间,剑是剑中玄,一刹定识,琴声戛止,忽忽回返现实。
(琴声停止,剑回剑匣。)
玄同:你的剑意令人激赏。
冷别赋:只可惜话偏锋之仇注定咱们无法成为朋友。
紫色余分:(握冷不防,心音)此时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一刺,玄同便一命归西。
玄同:嗯,对方找的是我,紫色余分你何必这么激动,散发出这么大的杀气呢。
紫色余分:啊,对方想杀你,我当然要有准备,不过看你们模样,应该不想相杀,而是要相谈了。我看我还是先离开,让你好好与对方一谈。
(紫色余分离开。)
冷别赋:你为何要杀害话偏锋。
玄同:谁是话偏锋。
一名外形佝偻的特异剑客。
玄同:嗯。
(回忆与论剑海一战杀驼背剑者。)
玄同:原来是那个人,残剑不废,实不容易,但战场之上,不是人杀便是杀人,每一个人要守护的对象不同,吾杀的不是话偏锋,而是一名战场上的对敌。
冷别赋:嗯,很好,那来日再见面,咱们便是战场上的敌人了。
玄同:吾期待下次真正的交锋,请。
(玄同离开。)
冷别赋:如此高手,好友你死得不冤枉。
**********
(不信邪杀平叔,交家人断肢予紫色余分,以紫鷨性命威胁紫色余分加快暗害玄同的行动;紫色余分将紫鷨交非非想照顾,回去找寻玄同。)
(天疆围攻天地牤,天地牤守阵法不出,黑后以玄同之性命为交换条件愿拿音土助天疆破阵。)
**********
1:11:30
(紫色余分在来路上等待玄同,回忆不信邪传来的书信:为了怕你忘了痛楚,吾再送一双脚来提醒你,顺便让你知晓,我看见你最疼爱的小妹了,如果一颗人头与一双脚尚无法让你警惕,那我会知晓用谁的人头来打动你,今夜将是你最后的机会。)
(玄同来到。)
玄同:嗯,你不是要先回枫叶林了,怎会在此。
紫色余分:我怕你不认得路,所以又来找你了。
玄同:你的神色有异,怎样了。
紫色余分:我不过是败在你手上的剑侍,心情如何,重要吗。
玄同:你的王子不在了吗。
紫色余分:一个被用背剑来羞辱的剑者,他喊的王子只是嘲讽。
玄同:吾曾放你自由。
紫色余分:(卸下剑匣)自败在你剑下之后,吾的心,就不得自由了。
紫色余分:(拔剑相向)我想过了,或许,吾用正大光明的方式打败你,吾的心就能得到自由。来吧,出剑。
玄同:你的剑声在发颤。
紫色余分:不要再用我听不到的剑声来欺骗我。
玄同:吾不与迷惘的剑交手。
(紫色余分之剑架上玄同颈项。)
紫色余分:你不出剑,吾就杀了你。
玄同:你下不了手。
紫色余分:吾下得了手。
玄同:如果下得了手,方才在倚木畸陵时,你有许多机会能下手,甚至是现在,你只要一狠心,吾便身首异处了。
紫色余分:你在挑战我的耐性。
玄同:吾在试验人性与剑的知性。
紫色余分:哈哈哈哈哈哈。
紫色余分:(收剑回鞘)我亲爱的王子,紫色余分这样是不是有吓到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紫色余分:我早就想试,你到底能将剑中听到什么,今日,我终于试出来了。
玄同:你试得了什么。
紫色余分:我的王子,听不到剑声!
玄同:是吗。
紫色余分:不用否认了,连我试验你的意思都听不出来,还说什么能听到剑声,走吧走吧,咱们往春风客栈找鷨儿。
玄同:嗯,为何不在枫叶林。
紫色余分:没半间厝,没遮没掩,对一个女孩子而言,很不方便,一不小心,就走光了。
玄同:好了,别讲那么清楚。走吧。
**********
1:21:40
(往客栈路途中。)
紫色余分:王子,你老实说,我方才是不是有吓到你了,说真的,我十分后悔与你比剑,还输给你,如果当初不要相遇就好了,但已经相遇了,再让我选择一次,我想,我还是会选择与你比剑,然后输给你,做你的剑侍,一路听着你编的剑声故事,如果不要有……
玄同:如果不要有什么。
紫色余分:啊,没有,没有。
玄同:(停下)你一直有事瞒我。
紫色余分:怎有呢。
玄同:我不用听剑声,只看你的眼神,就知晓你内心有事。
玄同:(回身)你讲,是不是你的族人出了什么事,只要告知我,我能替你解决。
紫色余分:王子。
就在此时,突来一阵厉风,卷杀而来。
玄同:(出剑)退一边。
(牧神、剑鬼、天疆三族之尊、黑后、魄如霜拦路而来。)
牧神:玄同太子,今日牧神送你黄泉一程。
玄同:哦?那就麻烦你了。
极极极极极,荒野杀风起,冷锋八面开,面对牧神与黑后等人强势围杀,玄同太子能否闯出生天,一旁紫色余分又将做何生杀抉择。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