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玄同中心】剑之二·余分

卡文卡得我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本来想搞社会儿童彤大王结果写出来天啦这个傻蛋是谁!都不好意思打tag!错别字也懒得检查!和第一篇有相互照应,但其实第一篇都没写完我照应个神马劲儿啊_(:з」∠)_

装13渣文……(自从遇上老四后搞出来的都是装13渣文没救了(。

 

· 一 ·

紫色余分去后三日,夜雨忽来。

玄同本是倚着桌凝视着灯火,直到刚才一阵风突如其来扑倒了窗扇也扑灭了火苗,他在灯影闪烁间眨了眨眼,却一动不动。

他凝视着灯台,但灯盏上已无灯火。

或许光明对他而言并非必要。在这湿寒的雨夜里,既然已经被大雨吵醒,剩下的时间都是留给他消磨的,作为终年不见天日的森狱中人,黑暗反而是熟悉的思考环境,一片暗色中渐渐浮现出许多的过往回声,这些琐碎事合该忘记,此刻却纷纷自黑暗的四周围绕过来,絮絮叨叨地来吵闹。

**--**--**

黑海森狱藏于地下,长年阴寒昏暗,人们因此具备极敏锐的听觉;而玄同身为皇子,天赋比常人更好些,他人难以听见的声音在玄同耳里往往清晰分明,就像其他需要长久修习的技能在玄同手上往往能快速熟练一样。

玄同幼年时学剑,由阎王亲自指派的剑师不知他习性如何,开头便从剑理剑道讲起,虽是讲解得细致入微,考验得灵巧多变,但过了两三次课后玄同越来越不耐烦,他既不发怒,也不神游,只是毫无反应地听着,从偶尔回答提问渐渐变成一言不发,剑师心知:四皇子对这些剑中道理失去了兴趣。

玄同的剑理课就这么被停下了,剑师转而让他去看森狱各处兵器窖,教他识剑。皇家的兵器窖内排列得满满当当,俱是新铸的刀剑,玄同一声不响环绕窖内走了好几圈,不时摸摸剑锋剑柄,神色若有所思;剑师一面欣喜想到小皇子并非对剑全无兴趣,一面听见侍从们呼唤皇子的慌乱声,才发现不过一转眼时间玄同已消失了踪影。

一群人慌慌张张四处找寻玄同,他自己倒浑然不觉,站定剑炉旁观看,间或询问铸剑师几句此剑材质为何,又是怎样取得,该如何打造云云。热浪扑面欲燃,玄同未因此退远,反倒围着剑炉转了一圈,满面好奇之色叫铸剑者们看了只觉有趣,便没嫌他碍事,对他的问题也一一回答详细。

“这些剑与寻常所见不同,”他对两刻后找到自己并且依然惊魂未定的侍从与剑师说,“与你的剑也不同,你的剑与寻常所见也不相同。”

“哪里不同?”

“这是争战之兵,本身便是一支军队;你这口是剑客之剑,是剑术之剑。我愿结识你这口剑。”

之后玄同开始习剑术。他还是七八岁童子模样,平常剑器挥舞起来太重,就拿木剑代替,而之前那口被他称赞的剑术之剑,在剑师用来教授他第一招剑式后,就被作为礼物送给了玄同。

传授剑招不求急躁,剑师逐步演示第一式的动作,从头发丝到脚趾甲的劲度、位置都仔仔细细说与他听、演给他看了,玄同便照着模样用木剑比划,一动一停,剑师时不时压压他的肩、踢踢他的腿,他也照做,看着一副认真沉稳的样子,剑师心里只道松一口气。这么教了一次课,玄同记牢了所有内容,剑师就嘱咐他多练习,待下次再来检验成果。

送予玄同的那口剑就放在了剑架上——第二日被抬进了庭院,四皇子几次握紧剑柄尝试挥舞此剑,累得大汗淋漓、头晕眼花,终究是未能成功,只好换成练习用的木剑,开始演练剑招。

他出生之后母亲便不在,父亲也难得见面,其余兄弟们与他同龄者有之,偏偏玄同天生寡言甚少开口,与兄弟们会面时多是大眼瞪小眼,久之便习惯了自顾自事,无人管束,更因此能将精神专注于兴趣。

他此刻的兴趣是剑,即使来来去去只有一招,但越练越利落,越顺畅,连带他的心情也越爽快,越畅快,仿佛能一直这么演练下去不觉厌烦。侍从来请他用饭不去,就寝不去,待天色完全暗下来了,玄同殿内一片黑漆漆静悄悄,不见人影,他才停止动作。

他并不累,并不困,更不是怕黑或者觉得饥饿,兴奋的情绪还未从脑中退去,窗内案上的点心在也不惧饥饿。

他停下来是因为有人注视自己。

说来奇怪,深夜里空无一人的玄同殿内隐隐有视线落在他身上,但他不害怕,甚至不惊讶,好像这视线就是常伴身边的人看着他,不会让人有丝毫不悦。玄同转身在黑暗中探寻那道视线,双眼将四周每一寸细细查看,果然在门口方向捕捉到了黑暗中渗透出来的一星半点儿闪光,他朝着那闪光方向走,忽然就看到什么。

他忽然就看到什么东西。

**--**--**

再一次剑师来授课时玄同将整套剑法演示与他看,之后便不再听人授课。

兜率天童开始每月忙忙碌碌翻山越岭地四处找寻出门散步的四皇子,并且频繁与财务官见面,直到某天他一不留神跌进突兀出现在玄同殿的大坑里、又因扭伤和疼痛而呆坐了十多天,才算休息了一阵。

 

· 二 ·

紫色余分多次问玄同剑音之事,剑音到底是真是假?为何独你听得到,我却什么也没听见?若只你听得见,谁能证明剑在说什么?

最后他说,你果然是在编故事吧,根本没有什么剑音,不过你编故事确实挺厉害的。

宝剑修出剑灵的故事在苦境传说中不稀有,但是四处走走转转就能听见满大街宝剑破剑说悄悄话,这种事打死他也不信,不然以他的见识,就算不精通剑语,总还是能听得出“你好、再见”的吧?

紫色余分经常出游找寻与各色江湖浪客比试的机会。自从紫家方圆十里内无人可在剑术上胜过他,紫色余分就开始离家修行寻找对手;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他会在旅途中搜寻对战机会,另一半时间留在家中照看体弱又任性的紫鷨。他一次比一次走得远,战胜的剑客也一次比一次强。

那时紫色余分已经走出百里,也打过几场险仗,但不知道究竟是我方太聪明还是对手太过愚蠢,每回都是紫色余分在最后险要时刻窥破敌手破绽从而取得胜利,他自己竟没吃过一场败仗。当连续两日击败两名对手后,他急于来个三连胜,好为本月的出行画上完美结局。

紫色余分守在林荫道边,靠着石头,守株待兔。算是走运,没等过完半个时辰,前方就出现人影——一个穿得红彤彤的高个子,正不急不缓地朝这边走。

他穿得好像一团明太子,紫色余分心想,脸色却苍白得像三十年没见过太阳。惨淡和浓烈的色彩交织在那人身上达成十分怪异的和谐,紫色余分头一次见到第一眼印象如此奇怪的人,莫名就好奇起来:说不定是个高手;他迟疑地想,也可能只是个爱好引人注意的妖道,毕竟表面漂亮的草包剑客也不是没见过。

那人离得越来越近了,紫色余分决定相信自己的运气,于是保持着背靠石头的姿势,非常潇洒地一甩手把配剑往那人跟前掷去。

这真是紫色余分试剑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每每回忆起来都忍不住掩面叹息;不过叹息过后他又庆幸,觉得黑暗过后即是黎明这句话说得还算地道。

**--**--**

第一缕晨光照进眼中时他看见紫色余分,那少年人透过一面透明小镜子盯着他,眼眸被透镜放大成扭曲的形状。

“你在看什么?”

“亲爱的王子,当然是在看你,”紫色余分挥一挥小镜子,“看了这么久,但是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两人月初经过铸剑村,紫色余分好奇之下在村里多停留了几日,村里人被他纠缠得不耐,只好带着他尽数参观每一处铸剑之所,他也多付了些银钱予向导,换来了向导一副亲切脸色和一些琐碎却有趣的物事,手上这面镜子便是其一。

铸剑师将镜子递与他把玩,又叫他用这面透明小镜看看手中的剑,只见镜中映出剑身上密密麻麻的细小纹理,黑白交错间好似乱针绣纹。经验丰富的铸剑师只需用此镜看上一眼,便知剑之材质如何,工艺如何,是该高价售出,还是熔化重铸。

紫色余分拿这面镜子看了剑,接下来不知道看什么好,正巧回到屋里第一眼就看见玄同。

他弯下腰透过镜子看玄同的衣袖,布料质地柔软,厚实,有韧性,表面的毛绒一根根挨紧像密集的灌木丛,看上去很暖和——可是现在这种天气里,又是这种颜色,也不知道玄同怎么受得了;他移动镜子往上,看见光亮的红色的发丝,干燥且细,反射出光线时好像钓鱼线,不过用玄同的头发八成是钓不上鱼的——终日少光的森狱特产惨白的肤色他才不愿看——再往上他看见玄同的眼睛,发现亲爱的王子也正注视着他。

玄同的眸子是灰色的,像一圈岩石围着深谷,又或者是像高原,山脉,岩石地表上纹路凹凸不平,是一片崎岖嶙峋的沟壑。世人鲜少踏足的险境绝境里大概多是这般蕴育着千百剑之原石的地域,人迹罕至,剑却能吸纳灵气,自成奇景。

紫色余分不曾去过这种地方,他只要方圆百里之内战无不胜便自觉很开心,很满意了;如今知晓了这一所在,心生向往,却无论如何翻不过这山脉,登不上这高原,触不到鼎峰——他知晓顶峰上有绝世神兵,玄同或可自由来去其间,自己却只能仰望——他也不知自己仰望的究竟是那顶峰上的风景,还是告知他顶峰所在的玄同。

也许就算他有朝一日能登上顶峰,而玄同不在这顶峰上,在他心里仍是仰望着玄同的。若真有那日,玄同大概也早就升天了,他也只能够仰望天了。

紫色余分充分发散的同时,被他发散的对象倒显得很专注。

   玄同不曾这么近距离地与人对视,虽然觉得别扭,面上仍是一派平静的,问他:“嗯?你在看什么。”

   “亲爱的王子,我当然是在看你,”紫色余分晃一晃手中的镜子,“我看了许久也没看出来你究竟是铜打的还是铁打的,调剂如何火候如何,铸剑者造你时心情如何,啧啧,看在我经验不足的份上,能请你发出一些剑音来让我听一下、让我判断一下吗?”

玄同向来随他玩笑,此刻也随着他的话回应说:“经验不足之处可以慢慢磨练,等你有能力听见时自然就听见了。”

“看完了就出发吧,此地若得你缘,未来还可再拜访。”

他们离开铸剑村,模糊的晨光照着林中道路不甚分明,紫色余分一步一步跟着玄同,却是心情轻松愉悦得很。

**--**--**

过不多久,他听见茴禄在厅中来回走动准备煎药的声音,便起身去推开那扇被风吹闭的窗。

雨已经停了,天光明亮,紫色余分正在窗外,当他看着它的时候,它也静悄悄地、一直注视着他。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