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看完TB R.A.M 6后记后的情不自禁

关于剑舞者究竟死不死


翻阅ROM系列,未发现其中与剑舞者相关的任何提及(就如同未曾有对无面者的任何提及一样);文中对Ax成员的情报也相当稀少,未提及人数,未一次性罗列两名以上Ax成员;值得注意的是教授出场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独自一人,甚至独自对敌打斗(然而考虑到布鲁日之行的受伤状况令其休养半年,维也纳事件后“重伤濒死”或许需要更久恢复,而艾斯提在罗马后期主场剧情为维也纳事件后第二年冬季)。

后记中可见ROM和RAM系列为同时进行的创作刊登,作者有可能在写作中途改变剧情,尤其当:

1、在ROM系列已确定常驻角色的情况下,插入短线角色比较容易,对整体影响有限,无论剑舞者确定已死、还是半途加入,皆无甚困难;

2、在RAM系列中虽不比其他重要角色,剑舞者所耗笔墨不少,甚至有与主线无甚关系的个人番外,相比情人、无面者等以死亡推动剧情、造成影响的角色更费时塑造,且其死亡并无推动作用,并无后续影响(功能上的作用或许只有与骑士团魔女及其手下之死形成双方各有损伤的局面,以剑舞者之角色身份及塑造之重,其死亡份量足够;但以角色丰富度和读者亲密度,则需再考虑了,不客气地说,该角色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位置,后续将不会有更多空间予其发展,可能就被砍线在RAM结尾处,也是一种考量);

3、在漫画、动画剧情中均有在ROM系列登场,并在未完成大纲中半遮半掩地给予生还可能,推测:

直至TB进行到相当后期的阶段,剑舞者的死亡是已决定的,甚至到RAM结局时这个决定未能被完全推翻,至于为何给予其转生之机,可能(1)Ax后期成员在阿尔比恩聚集的团体戏需要(Ax初期成员或许均已散落:无面者死亡,吸血鬼猎人失踪,神枪手加入骑士团,教授去向存疑,铁娘子去向存疑)形成艾丝缇与丝佛札两大女角的交接和对比,(2)与教授的去向和动作有关需通过这名弟子传达,(3)有妹子需要他来搞定(喂

碎碎念:

作为修格·苏心的诞生·瓦特,他的感情戏在文中多到不可思议,让人怀疑他出场到底是来谈恋爱的还是来谈恋爱的(而且一个都没谈成),所以原作者吉田·绝对是个妹子控·直,描写这个人物的动机实在叫人怀疑。

没错,我百思不得其解修格神父的个人番外写出来除了苏还有啥意义,为啥不给莫妮卡和里昂写一个嘛!

说到妹子控,TB中但凡有名有姓的妹子就没几个不漂亮的,相反对于男性则设定非常微妙:

TB中但凡有点姿色的汉子,如果是精致秀气类型,基本上都活蹦乱跳地留下来了;而英俊雕塑类型的,基本上都不得好死……

对比一下修格神父前期和后期的登场描写,从最开始长在男人身上颇有些浪费的美貌,到最后篇充满北欧特征的俊美雕塑,这中间经历的究竟是教授的整容手术呢?还是作者先生的心路历程呢?……(真是够了

最后,

如果修格神父真的挂在了刚踏出荆棘迈向正道的三十岁,那么我有朝一日去布鲁日是应该给一千多年后的侠义武士献上白菊花……(收起你的苏心

---------------------------------

《半个便当吞下去,来不及吐,就坑了》之歌……

半个便当吞下去了,瓦特先生;

把便当丢掉吧!瓦特先生!

厨师去打瞌睡去了,瓦特先生;

先饿着肚子吧!瓦特先生!

 

………………等哪天找个调唱出来(别

---------------------------------

P个S,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每部霓虹作品里都有一名体现某种精神的日系武士角色”的例子之一,虽然我相信AX是有智商情商活商武力准入限制的但是瓦特神父的水准在AX众里显得比较平淡……所以这显然是个毫不脸红的关系户。但是在这样(比起主角团其他人,注意是主角团不是一般路人)条件之下仍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充满人情味的神父,除了有些时候太痴狂,也实在是个很正面、很舒心,很侠义,很普通人的角色嘛。

评论 ( 7 )
热度 ( 8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