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想了六个蛆蛆X咯咯的梗,觉得画出来肯定很带感。

………………但是我只会画火柴人_(:з」∠)_

我要练习画蛆蛆和咯咯!各种各样的蛆蛆和咯咯!

虽然讨厌他的喜欢他的都有,但还是真的蛮在意邹纵天这个角色,真是坏得不剩下一丝好,偏偏又一身人味,个人总觉得邹纵天算是兵燹的内心深处一个照影,这两人加一块是真正的痴无明,而且一个可怕可恼一个可怕可爱,蛮特别的组合。

-----------------------------------------------------

暂时只有一个设定……

【封灵镇第七届地下艺术节·暴民集会】

  1. 炎熇兵燹:地下乐队鼓手,是副业,主业是挑事的,生理年龄二十岁,江湖阅历两千年

  2. 白马纵横:和所有人都能莫名其妙攀上哥们儿的主唱,自称是大学生,但从没见他去上过学

  3. 天忌:唯一一个正儿八经投身创作的乐队成员,养动物一把好手,养自己一塌糊涂,家庭关系是他养也呆,也呆养他

  4. 也呆:某种不知名变异动物

  5. 燕子丹:这公子爷是来做社会研究和体验的学生,乐队名誉队员

  6. 一页书:治安官。当时正由著名邪教人士鬼隐为大家表演人体炸弹,底下一片鼓掌叫好声,没有人想到要上台检查一下鬼隐是不是真的爆了

  7. 横千秋:巡回剧团团长,号称只演幽默剧,所有收入都用来私养违禁动物

  8. 鬼隐:邪能境著名邪教人士

  9. 刑天师:一个修行人,哪都不像,但确实是个正经人

  10. 邹纵天:反^ZF极端分子,四处浪荡生事

以及其他随时想到的角色,在边缘小镇封灵镇每年召开名义上的艺术节实际上的群魔乱舞,由除了队长以外其他所有队员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乐队即兴演唱、极端分子讲演、先锋戏剧巡演、巫术表演以及为环境和动物募捐等等环节构成,被募捐的动物七年来一直都是横千秋家的小变,因为这个艺术节是他主办的;有些人捐点零钱,有些人身上带了什么捐什么,而募捐那天白马纵横搜遍全身只有一盒保险套,全场哄笑。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保险套我也不哉唉)以及演出结束后在小酒馆吃喝胡聊八卦的年轻人,容衣燕飞虹没人要的燕子丹(。),把破坏公物制造骚乱过成感情生活的兵燹,最后只能蒙着头顶着大雪跟着讨人厌的邹纵天老头儿趁夜回家。

……………………我心里的霹雳版辛普森一家(滚开

-----------------------------------------------------

某篇架空幻想乡村AU,关于咯咯最后不当人了(。因为实在不好意思用原角色名所以重新编了名字,相当于原创;本来是想写白马和咯咯互杀,后来思路变成了所有人围剿外星人咯咯的混乱路线orz

开了个小头……


【遗嘱】

监牢年代久远,修葺也随意,石的的步到最深处那间房找到苏红时,对方正盯着高处透着冷风的铁窗出神。

他真是好悠闲。

倒没有翘着脚,哼着曲,举着杯,只是他躺在一垛实在不怎么舒适不怎么好闻的干草上,仰头仅能见一方小夜空,一轮枯黄月,嘴角却勾着笑弧,两眼虚阖,睫毛懒散地垂下,软得像用小溪水煮熟的虾脚。

“啧,我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牲畜味,但不知道是哪家哪户逃栏的。”

“看来人面兽心者即便能嗅能言,也不会有自知之明,更不知耻。”

“人面兽心?是说我吗?”苏红忽地睁眼,起身来拂了拂衣襟,理了理发尾,很是得意地朝来人笑说:“兽心好说,人面……倒确实比你要像人。”

石的的不理苏红戏谑笑容——他长相明明也算英挺潇洒,哪里不像人?——压低嗓音道:“你就是苏红?上月是你收了思风镇四具尸首?”

“无名之人的尸首有多少我便收多少,管它是四具还是四十四百具,”犯人依旧讪笑望他,“你的我也不介意收下。”

沉默片刻。

“我乃思风镇,石家长兄,石的的。”

“哦,好一匹顽石的驽马。”

“废话少来,”石的的话风已挟了怒气,“我问你,石家的次子,思风镇南边田林的看守人,石福——他究竟为何会死?!”

“南边那只守林的,哎呀,真惨,灰飞烟灭,化为飞灰!既然人都烧成了灰,那自然是受火烧而死的。”

“你当真不说实话?”

“实话?这便是实话,不中听么?”

 


评论
热度 ( 1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