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medicine

[洛克李&日向宁次]相机魔法

编不出东西,所以乱搞,感觉白眼会对亮度灰度对比度分辨率空间关系很敏感才对,为什么要姓日向不姓光仪呢?姓镜头也OK呀


0、上集回顾
这当然都不是真的。
就算你与我与你的同伴们都知道某些人的名字样貌身高体重三围喜欢的女生类型生于哪年卒于何月,我们依然承认某些人和某些行为是不真实的。
就算是看上去权威十足并能够刊登在正规出版物上的那些描述,你也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与是否卒于十八岁或者刮眉毛要报废几块刀片都无关,咱们就是知道。
重复一遍,与是否卒于十八岁或者刮眉毛要报废几块刀片都无关。

碰巧的是,故事主角之一正好卒于十八岁的一日傍晚。
干燥的夏季,提前结束训练回家的日向宁次与同伴走在街上,忽然雷电击向树干,树身倒向他,脊背承受不起巨大的冲击,它尖叫:“救我吧!”手和腿却早已吓直了筋,孤立无援怎能抵挡这灾难?“天啊!天啦!我要断了呀!”吱哇一阵嘎叽作响,注定他的和它的邻里们一同哀悼这个夜晚。
洛克李跟救援队一起把死者从倒塌树身下拖出来,大声叫唤同伴的名字,然而他的手冰凉,他的脸苍白,所有的血摊开铺在冰冷的地上,所以他的生命也冰凉。
洛克李的眼泪滔滔不绝,把死者脸庞打湿。洛克李还记得宁次出门前重重地画过眉毛,而入殓时眉眼变得寡淡得仿佛他生前的脸色,他经常用这副面孔与洛克李争论不休,但他们却一直是亲密的朋友。
可怜的宁次,凄惨的宁次,周围议论纷纷,他听见像一只只拳头砸在眼眶上,洛克李万般伤心地,却只能眼看这位默契可靠的伙伴的离世。

这事故,当然,实际上不是重点。
重点发生在洛克李充满妙事的四十八岁,四十八岁,与十八岁关系不大;还有一个关键前提:这个缺乏细节的故事背景环境经过三十年来毫无物质上和思想上的进步,于某些人,无论活着还是死去了,看来实是难以忍耐的。
于是有了我们的故事。

1、雷电魔法
鬼童丸花了十九年时间修炼成精,在没成精之前他是没有名字的,有了名字后好不容易风光一阵,荒郊野岭上横着走,但凡见着途中下到蚂蚁跳蚤大到蛐蛐儿蚱蜢无敢忤逆他,只高声唱:“鬼童丸大人!鬼童丸大人!”尊敬着他好似他尊敬隔壁山头的大蛇丸大人一个模样。

某一日他巡视领地,走到某处视野开阔的坡头,见着一个死者端坐在高大裸岩上。
“瞧那人多狼狈啊,他必定是生前站在树下,却被倒塌的树身压住,又被尖锐的树枝洞穿,才留下这么几个可怕丑陋的大窟窿,我仔细往那伤口望能见到里头碎烂的内脏通通停止跳动。”
死者转过头来,见着他对他冷笑。
“哼,爱抖机灵的家伙,你自己不也快到头了吗。”
“哈哈,因为被我说中了死因,就要报复给我胡乱预言的诅咒吗?我可不是你那样会被人轻易看穿一切的傻瓜,再说了,你这好似盲人一样的浑浊白色的眼睛又能看得清什么呢?”
“究竟谁才是傻瓜,你亲眼看吧。你不会被伴侣吞吃,也不会被天敌啄走,不会有庞然巨物将你碾碎,水火的危险不靠近你身边,你若死去,必然是因为……”
干燥的夏夜,鬼童丸正在与刚认识的怪人闲聊,他们站在开阔野地里和高大岩石上互相嘲笑得正欢快,一道突如其来的闪光刹那从天而降撞击在山坡,空气被撕裂,电光流窜四周,一部分的闪光缠绕在他手脚躯干上,途中无敢忤逆他的小到蚂蚁跳蚤大到蛐蛐儿蚱蜢高声唱:“要糊啦!要糊啦!”要糊了的鬼童丸大人无力抵抗这伤害,六只胳膊与蛐蛐儿蚱蜢们一起低头哀悼此夜。
“……生前站在野外,忽来的雷电落到身旁,被剧烈的电流捕捉住,才留下这么一块歪歪扭扭的焦肉,我仔细往那堆带灰的肉块里瞧去连哪是内脏哪是手脚都分不清楚。”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二年板栗 | Powered by LOFTER